騎士征程
小說推薦騎士征程骑士征程
什么是九级生物?
站在星界力量之巅,与本源规则齐平,被称之为“神”的存在!
洛克之前由于气息收敛,不论是两个元素主宰还是巨木王,都将注意力重心放在了卡卡罗特和风暴之龙身上,反而忽略了这位至强存在。
星界平衡规则的限制,让已经处于被容忍极限的洛克,难以爆发属于九级生物的真正力量。
不过这一次,洛克也无需彰显纯粹的九级之力,包括他接下来击溃赤练黄沙世界位面壁垒的手腕,其核心因素也是毁灭规则的特性。
虽然九级生物的惊世之威难以展现,但毁灭之枪作为文明至宝的恐怖力量气息,却是引得赤练黄沙世界内亿万元素生物,都为之窒息。
滚滚毁灭狂潮以毁灭之枪的枪头为中心汇聚,仅仅片刻过后,一道规模惊人的毁灭龙卷风暴便已然成型。
没有拖泥带水,当毁灭风暴成型之际,洛克手中的毁灭之枪便径直脱手。
裹挟无比恐怖威势的文明至宝毁灭之枪,其直直命中的目标,正是巴尔哈因克之前离开的那处规则窟窿。
原先不过数千米大小的规则窟窿,随着毁灭之枪的不断迫近,竟是在规则的压力下四分五裂,转瞬间便扩张至万米以上直径。
无以计数的元素生灵,在毁灭之枪的盛势打击下,均湮灭为最基本的能量粒子。
作为七级生物的两个元素主宰,显然感受到了洛克这记毁灭之枪可能爆发的惊人威力。
再也不敢继续隐藏在位面深处袖手旁观,如果任由毁灭之枪打破位面壁垒,它们俩的末日也将到来了。
炽红色的能量光柱来自于赤练火王,浑黄色的土系风暴来自于风暴沙王。
一红一黄两道不同颜色的规则光柱,自赤练黄沙世界群的南北两处射来,目标直指星空中即将降临的毁灭之枪。
红、黄、暗,三种不同属性能量的规则碰撞,使得赤练黄沙世界群外顿时爆发难以想象的能量冲击与元素潮汐。
这是足以让任何六级以下生物暴毙恐怖灾难,这是主宰级生物们拼尽全力出手才会造成的战斗余波。
炽热的红光,激烈的黄光,最终均被漆黑压抑的暗炎所吞没。
消融一切的毁灭之力,毁灭着它们面前的一切。
哪怕是纯粹的元素之力,在毁灭因子的作用下,也尽数化为虚无。
这是洛克作为毁灭主宰力量的究极体现,也是这场主宰级冲击波过后,整个赤练黄沙世界的位面壁垒,竟然凭空消失了超过十万米直径。
不少该位面内的元素生物抬头望天。
原本赤红且带有些昏黄色彩的天空,竟然直接消失。
取而代之的,是一望无际的压抑漆黑,与星界中点点璀璨的星光浮现。
位面壁垒直接被抹去大片,所带来的直接影响不止是赤练黄沙世界少了个保护罩那么简单,其它还造成了诸如整个位面内环境变化,以及位面意志严重受创等等。
“轰隆隆!”
数以万计赤练黄沙世界群的活火山,在这一刻彻底爆发,漆黑色的烟柱冲天而起。
超品巫師 九燈和善
漫天火雨在整个赤练黄沙世界内上演,而这些火雨在土著元素生物们眼中,怎么看都像是位面意志的眼泪。
将一方大型位面的意志直接打成重伤,作为始作俑者的毁灭主宰洛克,面庞神色没有丝毫变化,仍旧是冷峻的让人心寒。
不需要洛克多做吩咐,风暴之龙巴尔哈因克率先吼出一声龙啸。
这个前不久才飞回洛克身边化为类人形态的母龙,眼见赤练黄沙世界的位面壁垒已经破碎,立即化为数万米长度的巨龙猛扑向下方。
与此同时,超级赛亚人卡卡罗特、变异牛格格隆、丧骸暴龙神三大主宰级打手,也先后率领毁灭军团,奔赴下方大型元素位面之内。
洛克手下的主宰级战力里,除了片翼天使萨菲罗斯和幻魔芮尔目前还留在武者星域之外,其它大部队这次都被洛克一并带了过来。
“需要我出手吗?好像它们几个就能搞定。”血咒之眼蒙塔娜此时走到洛克身边轻声问道。
洛克此时身体内外荡漾盘旋的浓郁毁灭因子,让这个七级后期地狱女恶魔沉迷其中,难以自拔。
仙墓 小说
一抹不自然的绯红出现在蒙塔娜的面颊,只不过由于她的恶魔肤色本来偏红,所以不是那么明显。
“去吧,尽快解决这里的战斗,我们也该离开了。”洛克看了眼星空深处,突然语气深邃的说道。
此时洛克的气质表现,很像幻魔芮尔那个疯女人。
感受到洛克的不同寻常,血咒之眼蒙塔娜打了个寒颤。
没有继续沉浸于那种被毁灭因子包围的浓郁氛围中,这个女恶魔持着血色长鞭,也加入到下方赤练黄沙世界内的主宰之战中
五打二,而且还有两个八级主宰坐镇。
赤练黄沙世界群的两个七级元素主宰根本没有翻盘的可能,甚至它们连逃跑都做不到。
唯一能让人引起几分兴趣的,是它们究竟能撑多久。
亦是血咒之眼蒙塔娜离开后,星空中沉默许久的洛克,缓缓张开了自己的右手。
原先握着毁灭之枪的右手中央,一抹不自然的分解现象悄然出现。
这是从血肉到能量,再到灵魂与规则本质的全方位分解。
包括洛克企图以失乐园中的生命能量进行修复,也难以弥合他手掌中央失去的那部分因子。
“星界对我的排斥力已经这么大了吗?”
“虽然能感受到在这方星界中,我就是无敌的。”
“但如果继续待下去,又或者是过分彰显自身力量。”
“星界的平衡法则,将对我实施制裁。”
“或许九级生物,本就是不容于星界的存在,我过去还以为凭借失乐园可以长久居于星界,现在看来是想当然了。”
“包括道祖鸿钧最终离开星界,或许也不是他想要追求更高的境界和更广阔的空间,而是他不得不离开这里。”洛克低着头,长长叹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