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骨大聖
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
阴间世界。
三人一船一引魂灯,在河流里枯寂漂流。
若按照时辰来算,他们离开古方术士洞府已经有数日,但阴阳两隔,阴间数日,阳间还未过去一夜。
这几日里,他们又找到几座野寺庙, 但是都是空庙,或是没有阳间香火祭拜的野神庙。
除了奉上数万阴德,晋安和老道士依旧回阳无门。
老道士啃着手里的干粮,愁眉苦脸坐在船头:“小兄弟我们该不会就这样一直漂流出江州府地界吧?”
多亏了他们当初一路风尘仆仆来到凤凰镇带了不少随身干粮,这几天省着点吃,还能再对付一段时间。
但是随着干粮袋日渐干瘪, 他们再走不出阴间, 就要成为千年来第一个饿死在阴间里了的倒霉走阴人了。
想到自己要当个饿死鬼,老道士更加惆怅了,要真到那个时候,还不如随便找個百年老尸,葬身尸腹来得解脱。
反正他可以接受任何死法唯独接受不了饿死!因为死得太惨了!
自从《黑山神功》大进,体质提升,学会吞金化石,出神入化神通后,晋安晋安倒是觉得这样的日子挺惬意清闲的,闲暇无事就拿出那些玉简研究丹方,饿了可以随便啃几块路边石头临时充饥。而且以他如今的道炁修为,也可以暂时做到食气辟谷。
说到这个玉简, 就要不得不提一句被他用探囊取物道术得到手的那几十枚玉简。
这些玉简为他凑齐了几本药典和丹册,上面刻录着古方术士的炼丹心得和药理心得、药圃打理心得。
这些玉简与那些丹方玉简不同, 晋安猜测, 应该是大部队得自那鼎八卦炼丹炉的,那些尸傀狐大仙有负责种药的, 采药的, 也有负责炼丹看炉的。
“天上一日人间十年, 青云道长,这阴间的时间法则比人间慢,我怎么不见有人利用阴间时间修行?那样岂不是一日千里,进步神速吗?”这几日研读玉简的收获很大,连续看了几天玉简,需要点时间慢慢消化,晋安深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,他暂时放下玉简,两眼放远,眺望两岸,看哪里能找到有香火祭拜的墓地或庙宇。
青云真人还没回答,正无聊的老道士已经抢答道:“这里是阴间,没人敢长时间待在阴气寒重的阴间,怕阴气入体害了命。”
“正是这个道理。”青云真人点头。
……
接下来小船大概又顺水漂流了半日,他们眼前出现一座小山头,小山头有青烟袅袅升空,老道士惊喜站起身。
“这里有阳间活人在烧香焚烛祭拜!”
小船刚靠岸还没停稳,老道士已经急不可耐的跳上岸, 朝青烟方向接近。
结果那里空空荡荡, 既没坟墓,也没有庙宇,只有一棵老树,老道士呆愣原地,有点不知所措。
按他的原本想法是,如果这里是坟墓,那他们刨开坟墓躺进去,然后还阳人间。
如果这里是野神庙,那就杀了野神,为民除害,然后取代神位还阳人间。
可唯独没想到会是空的?
也不能说是空的,山头上还有一棵老树。
“莫非是有人在这上吊死了,所以亲属在这里烧香焚烛祭拜亡者?呃,如果我们要想还阳人间,难道还要自己解下裤腰带,自己把自己吊死在树上?”
晋安和青云真人一脸震惊看向老道士。
晋安额头垂下几道黑线:“要上吊老道士你自己上吊,别带上我。”
“阳间活人祭拜的明显不是这棵树,而是放在大树旁的那块灵位。”晋安最后指了指一个位置。
果然在那个地方立着块灵位,只不过灵位与大树相差太大,很容易一眼忽略。
大黑羊 小說
“看来与晋安道长和陈道长的辞别之日已经到来,就用我手里的引魂灯打开阴阳通道,助二位重返阳间。”青云真人颔首微笑道。
“青云道友你可一定要来江州府五脏道观找老道我们啊。”临近分别,老道士有点依依不舍的握住青云真人的手。
“青云道长,这张五雷斩邪符你收下护身,感谢青云道长一路送我们这么远,回去的路途必定遥远且凶险,有这张五雷斩邪符替青云道长护身我和老道士才能走得安心。”晋安大大方方递出一张五雷斩邪符。
这是张五次敕封五雷斩邪符。
相当于一万五千阴德。
阴德虽珍贵,但是这一万五千阴德与他这趟在阴间的诸多斩获相比,就是微不足道了。
青云真人无私送他们这么远,他做人也不能太自私,来而不往非礼也。
同为修道人,青云真人一眼就看出五雷斩邪符的非比寻常,不敢收受这么贵重的大礼,最后被晋安硬塞给他。
“青云道友你就收下吧,我家小兄弟最好结交天下志同道合者,等你什么时候来五脏道观老道我请你刷羊肉火锅。”老道士也劝青云真人收下,说晋安不是小气的人。
青云真人送晋安和老道士重回阳间的过程很顺利,他反复念诵灵位上的亡者名字,这招用得好叫招魂,用得妙叫回魂,他用回魂法术配合手里的引魂灯,临时打开一条阴阳通道,顺利送两人回阳间。
……
夜风带着点初夏的闷热。
阳间。
抱着只酒坛子,守着火盆、香烛,呜呜大哭的微醉书生张厚才,看着险些从树上掉下来的一位老道士,他吓得抱着酒坛子愣愣发呆,就在老道士即将脸着地时被树杈上伸出的另一只手提住裤腰带。
将军家的小娘子 小说
然后从树上跃下一名年轻小道士。
“娘嘞,难道是我喝醉出现幻觉了吗?”张厚才给自己扇了几个耳光。
“这位兄台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?伱何故独自一人在这借酒消愁神伤?”那名年轻道士行了个道揖,客客气气说道。
张厚才惊疑不定看着面前的两名道士,带着酒气的抬手指了指远处一个方向:“这里是鄞县后池村二十里外的无名青山,有家无处归,游子无法归家给老母亲扫墓上香,再见一眼老母亲,二位道长你们说我如何能苟活得心安理得?”
“后池村?这个地方怎么有点耳熟……”
老道士没思索多久,一拍大腿咋呼道:“小兄弟,这后池村不就是去年冲上许多海难尸体,玉阳子曾经背尸过的那个小渔村吗?想不到我们一路走出这么远!在阴间弯弯绕绕那么多路最终又回到了初到江州府的起点!”
“阴间?你们是死人?”书生张着微醺的眼睛,醉眼朦胧看着眼前的道士。
“若你们真是阴间死人,能否带我再见一次母亲?”
自从后池村冲上大量海难死人,当地官府为了防止爆发瘟疫,整个渔村的村民都被迁走,还派了乡勇和差役封路,禁止外人靠近后池村。
所以才有了书生张厚才无法给老母亲扫墓,只能躲在几十里外的荒凉山头隔空祭拜老母亲,借酒消那游子乡愁。
“这有何难,你我既然有一场善缘,相见便是有缘,今晚我就带大孝子了却心愿。”晋安爽朗大笑,唱了句善。